《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发布会在京举行

1月24日,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乳房专业学组在京举行《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发布会。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乳房整形美容专业学组组长、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乳房整形美容中心主任栾杰就编写《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的背景、目的、意义做了说明,并就相关内容进行了解读。

卫生部医管司医管处处长高光明、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曹谊林、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祁佐良、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郭树忠、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教授余力、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教授罗盛康参加了发布会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背景

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是目前临床上十分成熟和安全的隆乳手术方式,也是目前国际上最主要和最普遍的隆乳手术方式。近年来, 硅胶假体隆乳术在我国得到了快速发展, 手术数量逐年增多,已成为最普遍和最常见的整形美容外科的手术之一。但是仍存在着许多观念落后、技术不规范和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

为了提高我国整形美容外科医师隆乳技术水平, 使患者获得更美观、持久、安全的手术效果及良好的远期生活质量,减少硅胶假体隆乳手术的并发症和再次手术率,亟需建立一套标准、优化和系统的技术指南。

经过近两年的准备,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乳房专业学组的四十余位专家在分析了大量国内外科学研究成果与临床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隆乳术开展的特点,总结了成功隆乳术的基本原则并提出了简明实用的建议,编写发表了我国第一部《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

该指南将就假体隆乳的术前、术中、术后整个过程出现的各个环节,如患者教育、切口选择、假体选择、术前准备、术后并发症、术后护理、随访观察等提出了详细、具体、规范化的建议。《指南》反映了当前国际上乳房假体隆乳术的最新理念,为临床提供了实用的技术,为我国隆乳技术的提高指明了方向。指南的发布,将进一步规范隆乳手术的操作技术,促进我国隆乳技术的发展和整体水平的提高,从而减少手术并发症,降低手术风险,并最终为求美者带来更好的手术效果。

我国隆乳术目前的状况和存在的问题

在数量上,我国已成为世界隆乳大国。近年来,已有众多女性通过这一手术实现了梦想,找到了自信。但从技术角度看,仍存在发展不平衡、水平参差不齐的状况,缺乏严格的培训、科学的标准和技术规范。有些整形美容外科医生甚至仍然延用着已被淘汰的落后观念和技术,增加了手术风险,也给患者带来了痛苦。

另外,在社会上对于隆乳手术仍然存在着许多认知误区网络上充斥着各种不真实、非科学的信息, 例如,假体会致癌、隆乳手术后不能哺乳、假体会爆炸等错误观念。有些医疗机构夸大宣传,使求美者误以为隆乳术是万能的,能解决所有乳房问题。

《指南》的作用及意义

1、《指南》传达了当今世界上隆乳技术领域最前沿的科学理念,让整形美容外科医生并通过他们让大众、求美者了解和认识真实的、客观的、科学的信息。比如,《指南》中明确指出:“不是所有要求增大乳房的患者都适合隆乳手术”;“硅胶假体不会增加患乳腺肿瘤的风险硅胶假体,也不影响生育和哺乳”; “假体的软硬与术后的手感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假体的体积越大,隆乳术的风险会相应增大”等等。这些基于长期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对于更新整形美容外科医生观念,纠正错误信息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也将有助于让大众去伪存真,摆脱虚假、夸大信息的误导。

2、《指南》提出,隆乳手术的目的是让患者获得安全、美观、持久的手术效果及良好的远期生活质量。《指南》要求整形美容外科医生完善术后随访制度,尽一切可能对术后患者进行定期随访。充分体现了将患者利益放在首位,以长远效果为目标的指导思想。对于引导当前整形美容外科的发展方向无疑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3、《指南》强调对患者进行宣教和知情同意的重要性。要求整形美容外科医生向患者提供全面、真实、科学的隆乳术相关信息,同时给予专业指导。这种医生与患者直接、有效的沟通将有助于患者对术后效果建立合理的预期,提高手术满意率。

4、《指南》分别从术前准备、假体选择、切口入路、假体置入层次、手术操作、术后处理、并发症等技术环节做了详细具体的说明。例如:应当依据患者的身体测量数值为患者选择最适合的假体;不宜采用过小的切口放置假体,以免对假体造成损伤;放置毛面假体术后不建议按摩等等。这对于提高整形美容外科医生的专业技术水平,规范我国隆乳技术具有重大意义。

5、这是我国第一部硅胶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乳房专业学组将以此作为起点,积极开展新观念新技术的普及推广和培训,进一步制定硅胶假体隆乳术后的医学评价标准,逐步建立我国假体隆乳术后随访系统,提高我国隆乳手术的水平,使更多的女性患者受益。

媒体问答

提问:刚刚曹教授说的一句话我印象比较深刻,他说美容是整形的一部分,整形不光包括美容,还有伤残补缺,我不知道伤残补缺在乳房整形这一块,可能大部分是求美的,是不是也有一部分比如是乳腺癌术后需要整形的,咱们目前假体这两者都做的话,我想知道比例是多少?比如十个里面八个是美容的,两个是乳腺癌术后需要伤残补缺的,谢谢。

栾杰:实际上不同的医院是不一样的。我们也刚刚做了了解,我国做乳腺癌手术患者的病人,接受乳房再造的患者不足1%,是非常非常低的,欧美可以达到20%、30%的标准。当然,在欧美国家,手术以后乳房缺损修复的费用是由医疗保险支付的,而我国需要自费。假体大部分用于美容,虽然再造修复这几年在不断的增加,相对欧美国家还是太少。我们乳房专业学组正在做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与肿瘤外科专家一起制定《乳腺癌切除术后乳房再造临床技术指南》。我们整形外科专家和肿瘤外科专家已经一起开过一个小范围的会,下一次学组会上要作为一个正式的议题拿出来。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失去乳房的妇女会得到再造,也有越来越多的医院在开展这项工作,这样病例数会越来越多。

提问:您的意思是说应该提倡乳腺癌术后病人也做这种修复,现在中国真正做的非常少是吗?

栾杰:实际上主要原因不是技术问题,我们不存在技术问题,我们采用的技术跟欧美国家没什么差别,一点都不落后,甚至在某些方面我们有自己的创新。但是最主要的阻力来自于我们的社会,来自于家庭,来自于家庭成员的阻力,这是从我们的一些患者了解到的情况。患者几次跑过来几次被家属拉回去的都有。我希望在下一次媒体发布会上向大家介绍相关的观念,比如乳房再造影不影响乳腺癌的复发、检查和生存率,我们将会给大家非常明确的回答。

郭树忠:这方面最主要的问题是患者和患者家属在这方面的认识的误区。大家得了癌症已经怕的要死,还做它干嘛。现在乳腺癌治愈率是非常高的,绝大部分人可以长期生存,是没有问题的,再造对女人太重要了,损失了一个乳房对一个女人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们将来有专题做这方面的工作。为什么西方跟我们差别这么大,可能跟我们本身老百姓的观念有关系。

罗盛康: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跟我们肿瘤科医生有关系,因为中国肿瘤科医生培训体系跟西方有差别,他们目前在重建方面下的概念比较差一点,在治病方面的经验跟国外跟的非常紧,所以我们现在要跟肿瘤科医生共同沟通,并不是整形外科的医生独立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们需要跟肿瘤科医生共同进行交流。

提问:隆胸以后会不会对女性以后的哺乳产生影响?在我们《指南》中曾经提过一点,没有任何机构对植入假体硅胶乳房假体有一定期限规定,也没有在一定期限取出的规定。对于女性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到了年龄自己的乳房慢慢会萎缩,如果做过隆乳手术的人会不会有影响,长期放在体内对身体有没有影响?如果本身自身的乳房开始萎缩,假体会不会出现问题?

余力:关于第一个问题,前面栾教授在解读中提到,根据美国的文献和很大量长期的随访发现,它对女性哺乳没有影响。在我们中国大量临床观察来看,在怀孕期间,乳房胀的感觉可能要比没有放入假体略微明显一点,但是对哺乳没有任何的影响。第二个问题在这个《指南》中我们提到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观点同时也是世界上主流的观点,假体放在体内没有期限的限制。但是有一个前提,如果假体破损了必须取出再置换新的假体。我们在临床中一般是建议患者在植入假体七年左右做核磁共振检查,判断假体是否完好,通过定期的检查判断她是否需要置换一个新的假体。这也是美国FDA的建议。

郭树忠:现在临床应用的都是硅胶乳房假体,它的生产原料是硅胶,这个材料和化学物质本身是安全的。以前出现过的一些让人们产生疑虑的问题,可能与生产过程中添加了别的东西有关。硅胶本身作为医用材料历史已经上百年,各个领域都在用,如人工的关节,很多都用硅胶做材料。硅胶植入到体内以后基本上不存在化学变化,但一些产品随着时间的延长,材料的分子链会断开,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也有破损,破损了要及时发现及时更换。

栾杰:我们知道美国去年报道,全世界第一例隆胸的患者已经在身体里植入了乳房假体长达50年,她现在已经80岁了。以现在的生产标准来看,那时生产的第一代假体是很糟糕的假体了,但是它在身体里平安度过了50年。大家可能经常会看到网络和新闻媒体上的消息,说放了假体以后会影响乳腺的二次发育,而且是所谓专家提出来的话。首先我要跟大家讲什么叫发育,发育是器官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哺乳是特殊的生理阶段,体内激素水平在特殊时期组织产生的一种生理变化,它是一个特殊的生理时期,它不是发育,因此乳腺不存在二次发育的问题。发育是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很多人说乳房放了一个假体之后,哺乳的时候会不会假体占了空间, 从而影响乳腺胀大影响喂奶。我说你怀孕的时候肚子大不大,影响你吃饭了吗?你是不是比以前吃的还多?人是有弹性,不是说因为放了一个假体乳汁就没地方放,这是不存在的。美国FDA做了很大量的调查,他们没有发现哺乳障碍跟隆乳有关系,所以这个大家完全可以放心。

余力:另外一个我们在临床中经常会听到一个相关的问题,假体万一在身体里破掉,患者担心它是不是跑到身体其他的地方。实际上我们大家都知道,任何一个外来的生物材料、医用生物材料放在身体里,身体都会对它产生一种保护性的反应,外面会形成一种膜。无论这个膜厚还是薄,都会把医用生物材料限制在局部范围,而不会跑到身体其他地方。打一个比方,我们放一个很简单的隆鼻假体,如果把这个假体取掉,我们拿镜子进去看,外面也有一层膜,有这层膜在这儿限制,我们不用担心它会走到身体其他地方。

郭树忠:还有隆乳假体不是放在乳房里,它是放在乳腺后面,紧邻着乳房,或者隔着乳房放在肌肉后面,但是并不是在乳房里。

提问:《硅胶乳房假体隆乳术临床技术指南》出台以后,学会下一步有什么措施推动全国医生按照这个《指南》操作?这个可能会影响到求美者接触到医生的大量技术水平。

栾杰:我们已经有计划,第一是通过学术会议的方式,这是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的,每年都有全国的会议进行专场讨论,扩大宣传和交流。第二通过技术培训,实际上在坐的这几位专家每年都在全国各地做技术培训,包括讲习班、培训班,甚至包括手把手的手术演示。我们每年都做办很多次培训,也一直在做这些事,但是我们希望能够更扩大一些,让新技术传播的更广泛一些。第三,我们希望通过媒体,包括专业的媒体,我们自己的杂志和我们专业的网站,推广新的观点和技术。当然,我们后面可能还要通过更多的媒介,比如录像资料和书籍等等进行技术推广。今年我们的重点是要做一些技术培训,现在已经确定在北京四月份有一个培训班,六月份也有一个培训班,后面我们会逐步在全国各地举办一些培训班,我们要把技术送到下面去,到各个地区解决当地的问题,做一些巡回的培训工作,而不仅限于一些大中城市。

提问:内窥镜现在的应用是不是在包膜挛缩上降低风险有明确的效果?

栾杰:目前还没有这样临床大样本的数据资料和长时间的随访,因此没有我们中国的资料,而欧美国家很少用腋窝切口,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在中国占首位的是腋窝切口,但是大家要知道腋窝切口手术中大夫是看不见的,所以有些手术剥离和操作很难精确控制,因此并发症相发生率相对较多。为什么要引用内窥镜?内窥镜能够让医生看得见,手术操作做的很精确,手术效果变得可控制,从而避免了很多风险。但是这项技术毕竟需要比较昂贵设备,另外它的操作需要一些特定的培训,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很容易掌握,而是需要很长的特殊训练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在全国普及开。但是我们很欣喜的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已经购买的内窥镜设备,而且在进行这方面的操作和训练。相信我们很多技术可以不断的普及下去。下一步随之而来我们要做好随访工作,看看最后通过这项技术手术的应用,并发症率到底下降了多少。光从我们一家医院,或者两家医院还很难说这个事,我们需要一个长期的结果。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现在要建立这样一个长期随访体系的目的。这些数据收集的工作现在必须要做,中国没有数据是不对的。虽然这个数据我们这一代可能看不到了,真正获益的可能是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以后的患者和大夫。但是这个工作必须要开始,为了我们的将来,必须要做这个事。

提问:我是央视科教频道的记者,刚才您在讲《指南》的时候提到一条,隆乳假体体积越大,隆乳术风险越大。这是不是在劝告那些在接受手术的人们,不要过于追求过于突出隆乳效果。

罗盛康:实际上你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大家知道在美国假体隆乳,基本上80%患者超过300cc,我们国内前五年最常见的容量大概是200到225cc。最近这三年我们的容量逐渐在改变,大概我们国内目前最常见的容量是250cc到275cc,也就是说我们跟几年前假体的选择增加了50cc左右。我们现在特别强调的是对一些特殊的女性提出的,我们经常碰到女性一来就说你看能不能给我放一个600cc的容量,她说我有朋友做过这么大,我就想做这么大,能不能做?有这样的人群。我们有一条建议主要针对一些女性,如果她不顾及本身身体条件,无限制要求大会增加相关的风险。这个风险我们有一个数字,在美国有一个相关风险的调查,假体的容量超过450cc,所有并发症比例是成倍的增长。包括包膜挛缩、神经损害等等风险在增加。虽然目前我们国内没有一个明确的大小,超过多大容量我们的风险会增大。但是从如果选择的假体底盘宽度大于乳房基体宽度风险就增加了,如果你选择假体底盘的直径超过你本身乳房可以承受的直径,我们不建议做,而且可以拒绝完成这个手术。应该建议患者在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减少假体的底盘直径,更好的完成这个手术。

栾杰:在《指南》中我们特别强调:医生要根据患者身体条件,检查和测量来选择假体。这是一条最基本的指导意见。为什么要这么做,目的是要减少患者的风险,找一个最适合患者要求、且患者身体条件可以接受的假体,而不是一味、盲目的追求过大的假体。

郭树忠:实际上我们是因地制宜,西方人选择假体的容量大是因为白种人比我们长得高,我们中国人比人家长的个子矮一点。在中国个子高我们会用大一点,个子矮我们会用小一点,这是很自然的事。乳房当然我们有一部分是先天没发育,相当一部分是生完孩子萎缩了。我们现在受西方的观点影响越来越高,中国传统观点女人的胸部是绝对不能让人看的,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们越来越被西化了,我们的服装越来越暴露胸部这一块,很多女性追求大,这可能跟文化有关系。

罗盛康:这确实也是一个矛盾,适当增加假体容量会增加患者对手术的满意度,这个我们也有调查。确实五年前跟近两年的调查,我们从200到225cc,改到现在250到275cc,某些医院做了调查,患者满意度增加了15%。这有一定的好处,但是我们非常严格要求要针对患者本身的条件,在她允许的范围内适当的增加一点容量是可以,但是不是无限制违反她本身的身体状况做片面追求乳房体积增大。

栾杰:《指南》中我们这样跟医生讲,我们做乳房手术的目的最终是满足患者的需求,但是如果她的要求超过她的身体条件限制,我们要告诉患者你的风险会增加。如果她愿意冒这个风险那是她的问题,我们医生有责任和义务向患者说明这个情况。

提问:我是精品购物指南记者,我想问一下之前专家谈到的假体破损的问题,我想问假体破损的几率大吗?什么情况下会导致假体破损?

罗盛康:网上有一个笑话,我们经常拿这几个笑话说,我们普通民众和媒体方面经常拿这个开玩笑,当然媒体里有一些倾向,他希望一些突出的效果。前一段时间大家可能看到一个报道,以色列一个模特,因为跟蟒蛇表演的时候蛇咬了她胸部一口,蛇最后被“毒”死了,病人却安然无恙,原因是蛇咬掉了女性做隆乳的硅胶假体,这是无稽之谈。大家想想硅胶如果能毒死蛇,还有人做吗?

另外,假体破裂率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我们想了解破裂率有多少。美国做了十年的随访,病人随访率达到80%以上,破裂率基本上小于3%,有八年甚至有十年的报道,100个里面不管任何因素发现破裂的都低于3%,这个比例是非常非常低的,这还包括有的可能在医生操作的时候放进去已经有的裂了。因为像余教授前面说的,我们假体放进去人体增加会产生一层膜裹起来,我们现在用的高凝硅胶,你现在把它切成两半都不会流出来,它像一个果冻完全维持它的形状,所以安全性远远的提高。我们现在提倡出现了破裂建议你置换,这是从最安全的角度去考虑,也就是说任何的风险我们都要避免。我们专家从这方面建议大家,如果出现破裂建议置换。像栾教授所说的一样,没有任何规定任何假体15年必须置换,没有任何的明文规定。但是出现了破损我们建议置换,只是从安全因素上,为了维护消费者最大的利益和安全性我们提倡这样的观念。

郭树忠:还有一个大家感兴趣的问题是假体什么时候会破?大家最大的顾虑是假体被压破。我常常跟我的患者说,三个人都压不破,不要说一个人了。他们厂家演示的时候假体放在地上汽车压过去压不碎,所以它承受压力是非常强的。锐器可以,用针扎可以扎破。坐飞机会不会炸?不可能,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它会在飞机上炸。

罗盛康:没有任何的可能性,我们去美国最大的厂家参观过,它的假体上面有几百镑的压力压下来,快速反复都没有问题。我们经常讲拿一个人的体重踩在假体上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提问:软硬度的问题,网上的传言说有些假体植入之后像石头一样,一是外观很假,二是手感很差,现在假体是不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栾杰:假体柔软度跟手术之后的手感并没有直接对应的关系,并没有说放在外面的假体手感很软,放进去手感就是很软的。反过来,你摸着非常硬的假体,放进去未必非常硬。为什么?决定手感除了假体自身的软硬度,还有人对假体的反应,也就是刚才余教授提到的人体产生的这层膜,每个人产生的膜的厚度完全不一样,膜的厚度不一样会决定的手感不一样,越薄你摸起来越软。这种膜是人对假体的一种反应,为什么有的人很薄,有的人很厚,到目前为止科学还没有认识透,我们医生也不知道。我们这儿也强调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做完手术以后谁会更软,谁会更硬,因为我们不能够控制每个人对假体的反应,医生既不知道原因也没办法控制他,没有一种手段能够控制不发生这种反应,或者让这种反应减弱。今天上午我跟我们编辑部主任过来的时候,她说她吃海鲜过敏,但是我吃就没事,什么原因不清楚。很多人术前就想知道我会不会变的很硬,很遗憾的是我们不了解这种机制是如何发生的,所以现在还没有一种很简便的方法能够检测出来。我们会发现总有1%的人对材料的反应超出了常人的范围,手感会变的很硬。其他的人也有偏软的,也有偏硬的,都在正常范围之内,但是手感不一样,因为这个你很难控制。

提问:揉一揉会解决软硬度的问题?

栾杰:我们现在看起来挤压似乎更有效,按摩对于光面假体是可以做的,但是没有见到科学的证据证明通过按摩以后把包膜挛缩降低了。但是按摩仅限于光面假体,使用毛面假体是严格禁止按摩的,毛面假体按摩会导致组织损伤,甚至会产生其他的并发症。

郭树忠:医生最关心的也是软硬,我们现在得不得癌症已经搞清楚了,会不会影响哺乳孩子我们已经搞清楚了,我们医生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变硬。医学上叫纤维包膜挛缩,这个硅胶做的东西放到里面,人的身体对它有保护性的,在周围产生了一层膜,我们叫纤维包膜,把它与人正常身体隔离开了。我们知道自行车骑车的带,里面打着气很柔软,气打多了会很硬。纤维包膜也是,它压缩,里面空间有限你就摸着硬,但是你把膜拿下来还是很柔软的。他们所谓的按摩,有些大夫提出来不是轻轻的按摩,那一点用没有,要压,压的意思改变要有力量让这个膜撑开了,撑大了。我们自行车带旧了以后你打同样的气摸上去没有新带那么硬,所以他是这样一个理论。这也是有争议的,有的大夫认为有效,有的大夫认为没效,病人自身做到这一点很难,找到专业机构,专业的护士帮着按摩可能更好一点。

余力:我们在《指南》中不建议在毛面假体上进行按摩,尤其在手术以后很早期的阶段。我临床中经常打一个比方,一个砂皮在肉上摩来摩去会出现什么结果,导致的结果可能会出血和疤痕,从世界上主流观点和正规机构和医生的观点,应用毛面假体都不建议做按摩。

罗盛康:目前假体主要分两种,从面上讲一个是光面的,大家都知道像一层膜一样很光滑的,另外是毛面的,这是目前我们最常用的两种材料。我们现在建议,如果长的像绒毛一样面的假体我们不主张按摩。但是像光滑的面可以做按摩,因为光滑的面跟组织的摩擦不会出现余教授说的二次损伤。但是毛面通过摩擦会增加手术的风险,所以我们现在大家知道假体主要的分类。前面那位记者谈到了柔软度,反复强调这个假体软硬跟植入进去以后人体的反应如何。机体对假体会产生一个反应,长一层纤维包膜,往往会决定你最后假体和触摸乳房的手感。还有一条很关键,本身乳房的基础,如果你乳腺组织的厚度足够,你仅仅改善你乳房的形状,这样的人比平胸一样的人手感好一点,我们会这样提醒患者。当然,我们现在非常强调假体的质量,大家想一想假体厂家想把它做成水一样柔软非常简单,但是这样你的聚合度就不够。我们现在希望是高聚分子的硅胶,已经证明它对组织损伤是最轻的,比小分子硅胶损害要轻,所以我们从安全性上目前建议用一些柔软度适中的乳房假体,这样会保证你身体的健康,因为健康是我们美容手术永远考虑的第一点。

提问:我是中华时尚记者,我想问一下注射等其他方式隆乳失败之后,还能不能用假体放进去?

栾杰:这些年来我们接受了很多用注射失败的患者,绝大部分还是可以修复的。但是是有条件的,一个是时机。第二是方法。能否在取出材料的同时进行修复,要看材料注射的情况。首先,注射材料能不能完全干净; 其次,注射材料是不是很完整在一个腔隙,这个腔隙的大小位置是否与你放假体的需要是一致的。第三,最最重要的,你取干净以后有没有足够的组织覆盖,如果没有足够的组织覆盖这个假体不能放进去。这几个条件都满足了,我们可以在取出材料的同时进行修复。但是从我们现在来看,能够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不足10%,而且我们常规要求患者术前做核磁共振的检查,因为核磁共振是非常敏感和准确的检查,检查之后我们能够判断她能不能取干净,取干净的损伤怎么样,遗留下来的腔隙怎么样,覆盖的条件怎么样,以及能不能放假体,我们术前会做准确的判断。如果放不了,我们通常要让病人等到半年以后,在这期间我们可能还要做一些修复的手术,比如通过脂肪移植增加脂肪厚度,通过一段时间人体也有一个自我修复过程,组织条件符合了我们再做第二次修复手术。部分患者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还是可以修复的。但是很遗憾的是,在某些网站说注射隆胸仍然是隆乳手术的方法之一,注射隆胸应该是被禁止的,包括玻尿酸注射隆乳在法国完全禁止了,因为注射隆乳是存在不可控的因素。当然自体脂肪除外,我刚才讲的是人口材料注射,人口材料注射目前还是不提倡和禁止的。

罗盛康:现在非常明确强调直视下取出注射材料,尽量不要采用抽吸,这样可以给患者减轻痛苦。玻尿酸隆胸,早几年在法国、德国是可以做,在英国、美国是限制的。但是现在甚至在发明国瑞典和法国,明文禁止任何玻尿酸注射隆胸是违法的,因为这对乳腺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大家在宣传说玻尿酸注射隆胸是安全的,它一到两年可以降解,但是它对组织的作用不是单纯的填充,我现在发现玻尿酸注射会形成结节,这样会导致误诊,肿瘤科医生会以为是肿瘤。现在在中国任何玻尿酸注射隆胸是违法的。

栾杰:我们想提醒广大女性,你去做手术一定要清楚你要用什么东西,很多人对自己打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们这里特别强调,只要是正规医生都会告诉你,我会给你放什么型号的假体,什么材料,他手术后会给你一个材料相关的信息,你将来无论什么时候走到哪个地方,你做乳腺的检查可以出示给医生。将来你要换假体的时候,我们知道你原来用的什么假体,什么规格,什么型号。现在很遗憾,有一些不正规的医生不给病人这个资料。第二,给了病人她自己不保存,她怕别人看到就给撕了扔掉了,这对自己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我们现在也见到一些患者打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人叫营养素。

罗盛康:具体的是美国的一个产品,FDA批准的,但是美国是用在艾滋病晚期病人,美国这是非常便宜的提供给病人,你可以打在面部、臀部。现在确实有这样的人从美国进口这样的东西打到我们乳房里。它取出来像珍珠一样的东西,它的组织反应是非常明显的,而且是根本取不干净,这是美国FDI非常限制应用在艾滋病晚期病人,而且仅限于用在面部上,但是我们用在了乳房上。

栾杰:它主要导致组织中产生大量的肉芽肿,产生严重的组织反应,而且几乎没办法取干净,这是非常非常麻烦的。你一定要问清楚你给我注射什么东西,最好你手里要有东西,你要看这是什么东西,你要留一些资料,你将来能找得着,这是提醒我们患者将来要注意的。

郭树忠:实事求是讲中国女人是最容易上当受骗,这些东西在中国很容易推广。在西方她们教育程度更高一些,她们对安全性更关注一些。事实上有一些坏大夫,包括奥美定,在中国整形史上是耻辱的,几十万的妇女打了这个东西。现在不断有走私的,没有名堂的东西打到我们的身上。应该呼吁每一个人,要进入你身体里的东西一定要很慎重。这个跟药不一样,药吃完了会代谢掉,打入到身体里的东西是一辈子,硅胶有任何问题是可以取出来,但是注射进去的东西很难取干净。这个像豆腐掉到灰堆里,那就洗不干净了,千万不要随便的打进去,如果要打确实要经过严格科学实验验证有效果了。我们现在的观点基本上是可吸收的,长期不吸收的整形外科医生基本上不打,除了自体脂肪之外。世界上整个美容史上有太多的教训了,教训应该吸取的。

余力:这些人工材料能够给我们带来美,但我们第一要考虑的,是它放进去以后是否能够在将来完整的给拿出来。任何材料放进身体里,如果确定不能够完整的拿出来,可能需要我们很慎重的考虑一下,是否能够接受你现在把它放进去身体里,这可能是决定做这样手术之前需要思考的问题。

罗盛康:为什么欧美国家所有的女性,现在假体隆胸占他们美容手术第一位,因为它有这么长时间的验证大家都非常认可它材料的安全性以及手术的安全性。历史上大量的病人在证明,我们什么时候不想要了可以随时取出来,隆胸在国外是一个时尚,可以看到海边、沙滩和时装杂志,一看这个乳房我们就知道是做过的,但是她们觉得这个非常漂亮,这是时尚。我们觉得这种观念,她生活的观念和文化素质,决定了她们选择的方式,这一点上我们中国女性应该选择最时尚,最安全的东西做。

提问:我是环球网的,刚刚祁主任说到美容整形中有很多问题,其中是虚假产品很多。我们国家对假体是如何管理的?哪些美容机构有资质可以获批使用这些假体,获批的假体大概有几个品牌?是不是进口的假体质量就会比国产的好一些?

栾杰:应该讲国家对这个有非常严格的限制,我记得前几年出台了乳房假体的国家标准,应该说在我们国家只要是符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验和审查的产品应该是可信的,产品质量是有保证的。至于说进口和国产的没有差别,我相信还是有差别的,但是这个差别我们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还是要通过检测,在检测的标准上美国的标准更加严格一些,但是你说有没有本质的差别?都是硅胶,我们国产硅胶做的也不错,也出口到全世界各个地方。但是从标准上来讲,显然美国的标准是最严格的。

郭树忠:基本上材料是一样的,据我所知国内的原材料也是用的同样公司,但是因为加工的方式不一样可能会有差别,我们相对来说进口的贵一点,进口的便宜一点,有钱的大部分人还是用进口的。基本的东西是一样的,安全性上是有保障的。国家在审批过程中也是非常严格,现有的品牌可以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看一看。

栾杰:你查是查到他的产品和型号,查不到他的商标,它可能叫这个名字那个名字,甚至很多厂家可以冠以不同的名字,但是你要看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要看它的注册证号。另外就使用单位来讲,哪些医院可以使用?当然有资质的医院才可以使用,有整形美容的执业范围才可以用。在使用中也有严格的限定,比如我们用的假体如果要进我们医院手术室,不是自己拎着假体就进去的,有严格的手续,我们相关部门要看这个材料有没有国家药监局注册许可,他的经营是不是有许可证,生产许可证等等一系列的证件要审查。符合这个情况进入我们器材部门,器材部门给你开一个三联单,这个三联单跟着假体走,手术室看到这个单子才能用,随后这个单子会贴到病历里永久保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